那支勇闯国王杯决赛的卡斯蒂亚

2020-02-13 作者:足球新闻   |   浏览(85)

图片 1

旺财体育讯:编者按: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为一线队输送新鲜血液的预备队往往与成年队存在着巨大的实力差距。但你是否了解有一支预备队曾一路斩落多支豪强,闯入到西班牙国王杯的决赛?在这篇来自于TheseFootballTimes的文章中,作者尤安-麦克提尔就为我们介绍了这样一支传奇的预备队,1979-80赛季的皇马卡斯蒂亚。全文如下:在西班牙传统赛事国王杯的历史上,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杯赛名称的数次变化,它为我们留下了许多或精彩或诡异的时刻。比如说1943年那场皇家马德里11-1击溃巴塞罗那的比赛,如今人们依旧认为这是导致皇马巴萨两队成为死敌的原因;1999年门迭塔在决赛中那记精彩的进球帮助拉涅利麾下的巴伦西亚问鼎冠军;再近一点的,比如说图兰曾经滑稽地将自己的鞋扔向边裁。然而没有什么事件能够比皇家马德里的青年队卡斯蒂亚在1979-80赛季与自己的老大哥在国王杯决赛中碰面显得更诡异了。1991年之前,在西班牙足坛,预备队与一线队之间几乎就是相互独立的个体。尽管联赛方面规定,预备队不能与其对应的成年队同时出现在同一个级别的联赛,但他们却可以进入到国王杯的比赛中,或者更准确点说是大元帅杯——这个当时在佛朗哥独裁统治下而特别更改的名字。即便有了这样的参赛机会,但各俱乐部的青年队在这项杯赛中鲜有闯过首轮的记录。在抽签时,青年队要避开其对应的一线队,如果两队抽到一起的话,将会重新进行抽签。因此,青年队唯一与他们的成年队碰面的机会就只能是决赛了,而在赛事组织者看来,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然而它却真的发生了。在1979-80赛季,皇家马德里的预备队卡斯蒂亚则向所有人证明他们是错的。这支球队在完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闯入到了这项杯赛的决赛,即便与莱斯特城神奇夺冠相比也不遑多让。在那个赛季,一共有18支青年队进入到了国王杯正赛,但只有来自马德里的那支青年队最终将自己的名字撰写在了史册上。这支球队满是天赋不俗的年轻球员,这些球员们面临着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满是热情的他们迫切渴望能够延续自己的足球生涯。在杯赛开始时,球队的平均年龄为20岁,大名单中没有任何球员的年龄大于23岁。(图)1979-80赛季在西乙闯荡的卡斯蒂亚球队主帅胡安霍-加西亚-桑托斯当时还非常年轻,在那个赛季开始时他才34岁。在他短暂的教练生涯履历中,这次率队参加国王杯的经历是最为成功的,而这也说明,当时卡斯蒂亚的成功更多是球员们的功劳,而非是某名才华横溢的菜鸟教练。当然,这与2007-08赛季由瓜迪奥拉执教的巴塞罗那B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支球队中的几名核心球员是有能力在一线队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的,比如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中场球员里卡多-加列戈(为皇马出场250次),前锋弗朗西斯科-皮内达(91次),以及门将奥古斯丁-罗德里格斯(76次)。而人们更是没曾见过球队队长哈维尔-卡斯塔尼达的球衣何时是干净的,尽管他未曾代表皇马一线队出场过,但他后来为奥萨苏纳创队史纪录地出场了350次。这支伟大的卡斯蒂亚的诞生恰逢西班牙首都所涌现出的乐观情绪,此前在1975年,佛朗哥将军去世,随即兴起了马德里新潮文化运动(Movida Madrileña)。佛朗哥去世后,马德里的局势曾一度有所紧张和不稳定,而在1977年6月,西班牙举办了自1936年以来的第一次竞选投票,而这标志着权力回归至人民的手中。在该事件后,马德里新潮文化运动开始兴起,并一直持续至上世纪八十年代。音乐家、电影导演以及作家们重新获得了艺术创作与表达的自由;而对于西班牙国内的年轻人们来说,昔日受独裁统治支持的天主教会曾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如今他们也摆脱了这一阴影。在这个充满快乐氛围的运动中,整个国家的年轻人最终得以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一些人利用这个机会开始通宵享乐,并以各种方式使用软性毒品,而另外一群人则以更具野心的方式对待这次运动,他们将这次运动视为一个信号,似乎冲向上层社会不再存在任何的障碍。无论是否受这方面的影响,1979-80赛季的卡斯蒂亚在比赛时带着一股同样的年轻人的自信。这种年轻人的自信鼓舞着年轻的马德里商人们,让他们相信自己通向上层社会的道路不再会被官僚主义以及佛朗哥凭个人喜好用人的行为所阻碍,而卡斯蒂亚也没有理由怀疑自己。为什么他们不能一路闯进这项杯赛的决赛呢?(图)马德里新潮文化运动影响了一代西班牙人这支球队的明星球员里卡多-加列戈曾总结过这种情绪:“这支球队全都是外出踢球的年轻人,我们的表现令很多球队感到惊讶。当一支球队能够流畅地传球的时候,他们会发现我们也能做到;当他们在球场上狂奔的时候,我们也同样能做到;当他们拥有年轻的球员时,我们亦是如此。而倘若任何对手对我们做好准备的话,那他们就会被我们甩在身后了。”这样的一番话在当时身处西甲联赛的大力神身上得到了印证。在那届国王杯的第四轮,他们低估了这支卡斯蒂亚。他们就像是《史努比》中的恶棍一样,在首回合以4-1的比分获胜后,认为这样的总比分优势已经足够对付这些在他们看来只会胡闹的孩子们。由于皇马一线队在该轮轮空,拥有直接晋级下一轮的资格,因此有9000名皇马球迷在那个寒冷的二月晚上来到球场观看这群孩子们的比赛,他们当时并不看好自己所看到的这支球队能够晋级下一轮比赛,更不要说闯入决赛了。尽管后来曾为桑坦德竞技以及皇家贝蒂斯两支西甲球队效力过的帕科在比赛的前半个小时就为卡斯蒂亚打入两球,令球队以2-0的比分领先,但这群年轻人却始终在剩余的时间里难以再度进球将总比分扳平,他们距离加时赛仍有一个球的差距。在当时,由于没有客场进球的概念,因此只要总比分打平双方就将进入加时赛。就在比赛时间只剩一分钟、球场内的观众都走了大半之际,卡斯蒂亚的中场节拍器加列戈用一记头球洞穿了大力神门将的十指关。这粒进球将总比分变为4-4平,也将比赛拖入了加时赛。而瓦伦丁-西顿在加时赛第103分钟的补射成功将大力神这支西甲球队挡在了晋级的大门之外,卡斯蒂亚的年轻人们则得以向前挺进。西班牙的《世界体育报》对这样的结果表示极为震惊,令他们震惊的甚至并非是卡斯蒂亚的晋级,而是这支球队取得领先并最终获胜所耗费的时间。“这真的太令人惊讶了,我们丝毫没有夸张的意思,这支卡斯蒂亚需要在比赛的第89分钟才打入他们的第三粒进球,从而将比赛拖入加时,”《世界体育报》在第二天早晨的报纸上如是写道。“他们通过加时赛赢得了比赛,但他们本应提前结束比赛。”(图)《世界体育报》在比赛第二天的报道大力神低估卡斯蒂亚的行为显得非常愚蠢,要知道这支卡斯蒂亚可是在晋级西班牙国王杯第四轮之前已经从容地淘汰了三支一线队了。埃斯特雷马杜拉在首轮就被他们以10-2的总比分横扫,同在马德里的阿尔科孔在第二轮的遭遇要稍微好一些,他们在两回合以5-1的总比分负于卡斯蒂亚。而刚刚在征战了四个赛季西甲联赛后降级的桑坦德竞技则稍微棘手一些,卡斯蒂亚最终以3-1的总比分成功晋级。在成功迈过大力神这一关之后,胡安霍麾下的这些孩子们得到了晋级国王杯16强的门票,而在他们的对手毕尔巴鄂竞技看来,自己抽到卡斯蒂亚就像是中了头彩一样。双方首回合在马德里战成了0-0平,这样的结果令这支巴斯克球队在次回合回到位于毕尔巴鄂的圣马梅斯球场时坐拥主场之利。然而卡斯蒂亚则在对手恐怖的主场令这支曾23次获得国王杯冠军的球队淘汰出局。(译注:在1/8决赛之前,还有第五轮淘汰赛,由抽签选出的四支球队将角逐两个16强席位。原文中提到的毕尔巴鄂竞技23次夺得国王杯冠军的说法存在一定争议,在比赛发生的1980年,毕尔巴鄂竞技得到官方认可的国王杯夺冠次数为22,其中没有计入1902年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与毕尔巴鄂足球俱乐部联合组队为比斯开(Bizcaya)所赢得的国王杯冠军;官方所认可的毕尔巴鄂竞技在国王杯赛事中的第23冠发生在1983-84赛季,这也是他们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夺冠)然而卡斯蒂亚却最终在客场以2-1的比分取胜。这样的比赛结果绝非侥幸,尽管从比分上看,两队的角逐似乎很激烈,然而皮内达和巴林在下半场的进球令卡斯蒂亚一直保持着两球的领先优势,毕尔巴鄂竞技方面只是在伤停补时阶段才扳回一球。门将奥古斯丁的稳健表现为球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过这支卡斯蒂亚的总体表现被人们打上的则是“对现代足球的一次致敬”。当然,他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这种快速、强调边路的攻势足球肯定与我们如今的现代足球相比是存在着很大区别的。在1/4决赛中,抽到了当时西甲联赛领头羊皇家社会的卡斯蒂亚再次来到了巴斯克地区,而这也是他们此前在这项赛事中的最好成绩。看到同样来自巴斯克地区的毕尔巴鄂竞技的遭遇后,这支来自于圣塞瓦斯蒂安的球队不想再给这群马德里的年轻人们任何机会,而他们在首回合全力以赴,在总比分上取得了2-1的领先。在对方出色的表现下,可以说卡斯蒂亚是幸运的,没有被拉开更大的差距。(译注:上一次卡斯蒂亚闯入到国王杯1/4决赛是在1958-59赛季)(图)皇马名宿里卡多-加列多是那支卡斯蒂亚的核心球员很显然,一个球的优势是不够的,而卡斯蒂亚在次回合的比赛中做到了他们的成年队在当赛季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击败皇家社会。在那个赛季的西甲联赛中,皇马成年队曾在巴斯克以0-4的比分告负,回到主场则与对手打成了2-2平。然而他们的青年队则在面对同一个对手是展现出了极为出色的一面,凭借着帕科和桑切斯-洛伦佐在上半时的进球,卡斯蒂亚最终将3-2的总比分保持至最后。或许这群年轻人在场上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们最终成功地将一支西甲冠军的有力争夺者淘汰出局。对于卡斯蒂亚来说,力克皇家社会所带来的最积极的一面便是皇马球迷们的支持。在这场比赛结束之后,第二天清晨的报纸上的报道称,有大约10万名出现在伯纳乌现场来支持卡斯蒂亚,这样的观众人数要比那个赛季许多一线队的联赛比赛还要多。尽管那个赛季的皇马一线队最终在联赛的倒数第二周成功在积分榜逆转皇家社会并最终夺冠,但那仍是一个令人失望的赛季,相比之下,很多皇马球迷对于卡斯蒂亚的比赛显得更加兴奋,他们也用行动表明了这支球队对于球迷们的吸引力。对于那些不满的皇马球员而言,青年队球员的表现简直是一股清风。即便是在西班牙那些对皇马一线队怀有敌意的地区,人们也依旧对于卡斯蒂亚抱有尊敬和敬佩之情,他们都受到了这支年轻球队敢打敢拼、勇于尝试的态度的鼓舞。在半决赛,卡斯蒂亚抽到了那个赛季最终位列西甲第三名的希洪竞技,当时这支球队还拥有西班牙足坛历史上最伟大的前锋之一奎尼;与此同时,皇家马德里则抽到了同城死敌马德里竞技,而马竞方面曾呼吁官方取消抽签限制,允许皇马与卡斯蒂亚抽在一起,但这样的要求最终被拒绝。此前,在这届赛事中,皇马曾两次与卡斯蒂亚抽在一起,但这两次都进行了重新抽签。这两支球队只有在同时闯入决赛时才能碰面。而这样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就像此前对阵大力神时的那样,卡斯蒂亚再次展现出了他们的韧性,在第一回合落后的情况下,他们在次回合的主场打入了4粒进球。在0-2兵败阿斯图里亚斯之后,人们曾一度担心这段属于卡斯蒂亚的童话旅程要提前接近尾声了,但次回合比赛刚刚开始三分钟,帕科的进球就让伯纳乌沸腾起来,卡斯蒂亚逆转局势的情绪在整座球场中蔓延开来。一切就像是皇马在2015-16赛季对阵沃尔夫斯堡时的逆转一样。(图)卡斯蒂亚与皇家马德里有着一脉相承的逆转基因球迷们曾多次将瓶子扔进球场并对裁判施以无止尽的辱骂,尽管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但这也说明了皇马球迷对于这支青年队的热情。一支青年队能够得到球场看台上球迷们的激情支持,这可不是一个常见的现象。对于卡斯蒂亚而言——或许对于裁判也是如此——希洪竞技此后完全不在状态,卡斯蒂亚在半场结束前又打入两球,令伯纳乌现场球迷们紧张的情绪舒缓了下来。这届国王杯的明星球员加列戈策划了卡斯蒂亚在上半场由西东所打入的第三球,而在下半场开始不久,他抓住机会,用进球帮助球队以4-0的比分领先,而这样的领先优势令希洪竞技难以追赶。(译注:原文没有提及,希洪竞技随后在比赛的第70分钟华金打入挽回颜面的一球,最终卡斯蒂亚以4-1的比分取胜)卡斯蒂亚是国王杯历史上第三支闯入到决赛的次级联赛球队,而他们的这场胜利也令这场决赛成为了皇马内战。现在,皇马一线队必须要避免自己先于其青年队被淘汰的尴尬了,而皇马的同城死敌马竞则尽力将这样的局面变为现实。皇马在比赛中早早地取得了领先,但马竞在比赛常规时间仅剩5分钟的时候获得了一个点球并成功将比分扳平,两队随即进入到了加时赛。在双方均无建树的情况下,两队最终进行了残酷的点球大战。马竞的安东尼奥-古兹曼射失了至关重要的点球,皇马得以晋级决赛。事后曾有人设想,古兹曼是不是有意大力将球射中门框,从而促成一场同一家俱乐部内的一线队与预备队针锋相对的决赛。这样的景象在任何国家都未曾出现过,迄今为止,只有阿贾克斯、维也纳和塔林春神(爱沙尼亚球队)的预备队曾在本国杯赛的半决赛与一线队碰面过。这场特别的比赛安排在了6月4日,而地点自然是伯纳乌球场。尽管国王杯决赛的场地安排问题一直以来争议不断,但在1980年,一切都非常简单了。(图)两队队长的赛前合影这场比赛有一种家庭聚会的感觉,就像是一场具有纪念意义的季前赛一样。或许这就是一场普通的杯赛决赛,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也可能出席,但实际上决赛的两支球队在赛季中经常于周四的下午踢上一场比赛,为彼此周末的联赛做准备。只有65000名观众出现在了决赛的看台上,伯纳乌现场的气氛也看上去十分平和。无论比赛结果如何,对于皇家马德里俱乐部来说,他们都将收获这个冠军。实际上,在皇马赢得半决赛的点球大战之后,球迷们就已经开始庆祝这个冠军了。不知道是因为卡斯蒂亚面对的是自己的一线队,还是因为他们在这个取得西乙联赛第7名的赛季里太过疲劳,与那支此前几个月里令马德里以及整个西班牙大为震惊的球队相比,他们的状态有了强弩之末的意思。卡斯蒂亚在这场决赛中的表现令人非常失望,皇马一线队甚至在比赛中没有发力就轻松地击败了自己的青年队。在决赛中,皇马一线队身穿着经典而高贵的白衫,而卡斯蒂亚则身着紫色战袍。尽管卡斯蒂亚奋力抵抗,但在半场结束时,华尼托和桑蒂拉纳的进球令他们以0-2的比分落后。随后,后卫安德烈斯-萨比多以及未来的西班牙国家队功勋主帅博斯克又为皇马连入两球,让比赛结果在还剩30分钟的时候就失去了悬念。在比赛第80分钟,卡斯蒂亚的里卡多-阿尔瓦雷斯为球队扳回一球,而这粒进球再一次激起了本已经不再压上进攻的一线队的士气,或许有人会说皇马一线队放松下来的举动是不是有点瞧不起卡斯蒂亚,但当时距离比赛结束已经没多久了。就在卡斯蒂亚打进他们在面对自己“老大哥”的唯一进球寥寥数秒后,替补上场的加西亚-埃尔南德斯将比分变为5-1,华尼托在最后一分钟所打入的点球将比赛结果定格为6-1。对于卡斯蒂亚的这次波澜壮阔的国王杯之旅来说,这样的结束方式显得有些悲伤,但这一点也没有破坏两队在终场哨响后共同庆祝冠军的情绪——在决赛之后出现这样的景象,的确难得一见。谈到击败自己一线队的难度时,加列戈称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补充道:“实际上,我们闯入决赛的举动令皇马一线队以非常严肃的态度来面对这场比赛。6-1的比分完全反映了我们两队之间的真实差距。”(图)两队在赛后甚至一同合影庆祝冠军另一个令卡斯蒂亚在决赛之后没有伤心流泪的原因是,他们在闯入决赛后已经获得了参加下个赛季欧洲优胜者杯的资格。这令他们成为了唯一一支参加欧足联成年队官方赛事的预备队。尽管卡斯蒂亚的欧战之旅非常短暂,但绝不缺乏激情。在首轮,在从各国杯赛脱颖而出的诸多球队中,卡斯蒂亚抽到了由传奇球员特雷弗-布鲁金领衔的西汉姆联。首回合中,尽管卡斯蒂亚在伯纳乌早早地落后于铁锤帮,但他们延续了自己善于逆转的杯赛表现,凭借着帕科、巴林和西东这三位在三个月前的国王杯决赛登场亮相的球员们的进球,他们以3-1的比分获胜。这场胜利意味着,在1980年9月17日晚11时,卡斯蒂亚在欧战中拥有了百分百的胜率。没有语言能够形容这种景象有多离奇了,我甚至已经放弃了措辞。然而,卡斯蒂亚首回合获胜所拥有的优势在事后被证明还是太小了。在厄普顿公园球场,这支伦敦球队回敬了一个3-1的比分。在加时赛中,卡斯蒂亚的欧战之旅走到了尽头,大卫-克罗斯的两粒进球令铁锤帮牢牢地握住了晋级的名额。不过,卡斯蒂亚是以高昂着头的姿态返回西班牙的。(译注:尽管当时的国王杯比赛是不计客场进球的,但欧洲优胜者杯的比赛是计算客场进球的)(图)西汉姆联在厄普顿公园球场淘汰了卡斯蒂亚,由于受到了欧足联的处罚,在这场比赛中,球场看台上没有球迷观战这支经历了传奇的杯赛之旅的卡斯蒂亚所留下的影响要远胜于他们的欧战经历。在迪-斯蒂法诺短暂接手皇马一线队期间,由于卡斯蒂亚战绩出色,他提拔了绰号“皇马五鹰”的布特拉格诺、马丁-巴斯克斯、帕德萨、马诺洛·桑奇斯、米歇尔至一线队。此后,皇马五鹰成为了俱乐部以及西班牙足坛的传奇人物——否则他们也就不会有属于自己的绰号了。但倘若没有卡斯蒂亚在1979-80赛季的成功,他们也很难作为俱乐部优秀的青训球员脱颖而出。(译注:迪-斯蒂法诺在1982-84年担任皇马主帅。在1983-84赛季,卡斯蒂亚赢得了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西乙冠军)毫不夸张地讲,正是卡斯蒂亚的这次杯赛之旅塑造了皇家马德里此后十年的发展。在弗洛伦蒂诺开启银河战舰时代之前,皇马一直都是最善于提拔年轻球员的俱乐部之一,并凭此获得了优异的战绩。遗憾的是,这样的景象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从1991年开始,西班牙的青年队不再有资格参加杯赛的比赛,但即便他们依旧拥有这样的资格,我们也很难想象如今的哪支预备队能够击败一支拥有多位高薪球星的劲旅。在通向决赛的道路上,卡斯蒂亚历经坎坷,他们要在两回合赛制的比赛中击败整个西班牙最出色的几支球队,这要比单败淘汰的赛制降低了不少的偶然性。在球迷们的支持下,他们经历了一次美妙的旅程,征服了除自己一线队外的几乎每一支西班牙球队。马德里新潮文化运动令西班牙人勇于突破自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1979-80赛季的卡斯蒂亚极佳地诠释了这一点,并同时鼓励了年轻人勇往直前。他们留下的影响意义深远,并不仅限于足球。

更多中超联赛新闻

请戳旺财体育:

本文由www.516.net发布于足球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那支勇闯国王杯决赛的卡斯蒂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