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中国进入冬奥时间

2020-04-14 作者:体育教学   |   浏览(125)

图片 1

新华社石家庄11月26日电北京将携手张家口市举办2022年冬奥会,为冰雪产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国家、省、市、区体育主管部门近来纷纷出台产业发展规划,谋划大图景。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期,“白色经济”独特魅力愈发彰显,备受民间资本青睐。

纪胖说:以冰雪产业为代表的白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消费孕育出的新的经济动力引擎。毫无疑问,如果保持这一发展势头,不仅能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未来更能成为世界冰雪产业的领头人。外界也在用审慎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如何实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国家体育总局11月2日发布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和《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按照规划,全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到2020年将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将达到10000亿元。这些规划都为中国的冰雪产业发展绘就了宏伟蓝图。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正是中国政府实现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以及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的最终目的。

张家口市崇礼区是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比赛地,冰雪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河北将把张家口打造成全国冰雪运动中心、装备制造中心和人才培养中心,将崇礼建成国际知名滑雪小镇,这让产业链上的相关方看到了前景,充满了信心。

2017年,中国开始进入冬奥会时间。众所周知,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不仅创造了历史,也点燃了13亿中国人的冰雪激情。

在崇礼,万龙、云顶等老牌雪场经过多年积累蓄势待发,太舞等今年新建雪场更朝气蓬勃。其中云顶雪场今年在场地建设、购置设施等就投入了7000多万元,而万龙雪场去年起扭亏为盈,今年夏季万龙的建设投资达到历年新高。

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冬奥组委主席郭金龙在2月27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市场开发计划正式启动会上表示的那样,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将为中国企业增强实力、走向世界提供有效途径,使国内外企业充分享受奥运会品牌带来的广泛效益和回报,努力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万龙今年看重零基础和儿童滑雪市场,为此我们新建成了一条长达5公里的初中级雪道,非常适合刚入门的‘小白级选手’,”万龙雪场相关负责人梁惠英说,“随着滑雪产业在我国落地生根,滑雪人群逐渐增加,他们的需求会越来越高。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满足客户新需求。可以明确地说,明年的投资还会更多,总体趋势是一年投资比一年多,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赢得客户。”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正是中国政府实现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以及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的最终目的。

在我国3亿人上冰雪的发展目标下,看重“小白级选手”的不只是万龙,而是一种大势所趋。云顶雪场相关负责人黄婧说,云顶今年建了“小白公园”,这是给零基础人群提供的边学边滑、安全系数高、乐趣氛围浓的场地。

毋庸置疑,以冰雪产业为代表的白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消费孕育出的新的经济动力引擎。毫无疑问,如果保持这一发展势头,不仅能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未来更能成为世界冰雪产业的领头人。外界也在用审慎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如何实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崇礼的太舞雪场今年夏天还处于如火如荼建设期,11月初已开业。负责人陈刚说,在冬奥的带动下,他们就要对接国际标准,从基础设施、管理团队到教学体系,都要彰显“国际范”。

因为,从体育运动的角度看,中国不是冰雪运动大国更谈不上强国,从产业角度看,冰雪真正成为产业也只是近两年的事情。冰雪产业的链条还未完全成型,冰雪产业的商业化之路还处在起步阶段,盈利模式单一,对其他产业的渗透不深,产业与资本缺乏深度融合、内生性动力不足等问题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时间来完成最后的塑型。

除了大雪场,小雪场如雨后春笋,尤其瞄准错位发展展开攻势。据崇礼区旅游体育部门负责人毛玉君介绍,大雪场下午五点左右就得关门,今冬在城区中心将新开一家滑雪场,它的特点就是晚上也可以滑雪。

国内冰雪产业研究资深专家——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亚洲体育产业协会副主席、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林显鹏教授对于冰雪产业中国式发展有着自己的见解和清醒认识。

除了张家口,石家庄、保定、邢台、邯郸等地的小型滑雪场和包含滑雪项目的景区几乎完成了在河北省太行山沿线的全面“布局”。

冰雪是经济燃料DISCOVERY

如果说普及滑雪受经济、安全、年龄等限制因素较多,滑冰则是地方推广冬季运动的突破口。然而在城镇化大力发展的当下,在市内寻找一个可以痛快滑冰的场地并非易事。可拆装冰场成为发展方向之一,已显露出广阔的市场需求。这也让相关产业商看到了商机。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属于一种“注意力经济”,“注意力作用能诱发较好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这种情况下,冰雪产业的影响力系数或者说感应度系数是比较强的”。

张家口市科诺工程塑料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做仿真滑冰板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吴强说,仿真滑冰板外观和摩擦系数接近于真冰,只要室内有平整的场地,就能用仿真冰板拼接。由于不受气温限制,仿真滑冰板不仅在北方很受欢迎,还已经打开了南方市场。市场越广阔,对产品的要求也越高,目前他们正在抓紧研发仿真度更高的滑冰板。

法国霞慕尼小镇

教学更是产业链上的关键一环。2012年7月,曾在全国高山滑雪赛事中4年摘得9枚金牌的郝世花,在崇礼成立了郝世花滑雪学校,这是我国首家职业滑雪培训机构,自主研发了九级滑雪教学体系为核心的专业滑雪教程。不限于崇礼,郝世花滑雪目前还已落户新疆阿勒泰将军山滑雪场,与将军山滑雪场合作组建“将军山——郝世花滑雪学校”,并已于11月19日正式开启了滑雪教学运营工作。

法国的霞慕尼、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瑞士的达沃斯,这些欧洲小镇均是通过滑雪将当地的旅游业、交通运输业、餐饮住宿业、房地产业等完整、系统地带动起来,这证明了冰雪产业的带动性、联动性非常强。

郝世花说,这标志着郝世花滑雪全国滑雪场分校合作计划的正式开启。同时,他们还联合了众多滑雪业界内知名企业组成“战略发展联盟”,推动专业滑雪教学产业的发展。

国内也是如此。例如万龙、云顶、多乐美地等著名滑雪场所在地,除了有来自滑雪的收益,但更重要的是隐藏在其后滑雪所带动起来的房地产经济。

在冬奥会的带动下,冬季运动发展已不限于自然基础较好的北方地区。我国已提出要全面推进冰雪运动“南展西扩”战略,形成“引领带动、三区协同、多点补充”的发展格局。

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万龙、云顶滑雪场所在的崇礼县房价卖到了10000-25000元/平米,而同期张家口市区的房价只有6000元/平米左右。可见滑雪产业在中国已经成为其他产业的助推器,这对拉动中国经济非常重要。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黄亚玲认为,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限制冬季运动普及的壁垒正在逐渐减少,人造旱雪、可拆卸场地等正在让越来越多的地区开始发展冰雪运动。

张家口万龙滑雪场

在冬季运动普及的热浪下,冰雪装备制造、体育用品服务、冰雪竞赛表演、体育旅游、健身休闲等相关产业也展现出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冰雪产业的独特魅力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民间资本摩拳擦掌,投身其中。

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冬奥会申办成功后的第一个雪季,张家口崇礼累计接待游客超过205万人,人均消费额达到700元,旅游业带来的直接收入超过14个亿。这是崇礼区旅游体育局副局长毛玉君去年4月对媒体披露的最直接的经济收益。

2017年春节假日刚过,河北省张家口市旅游部门传出消息,春节长假期间,该市滑雪旅游、冰雪运动亮点纷呈,全市共计接待游客239.33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20.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9.4%和57.1%。冰雪旅游、冰雪运动直接拉动了张家口的经济。

同样受益于冰雪产业的还有东三省。吉林省已经形成了以长白山、松花湖为标志的冰雪度假产业链。吉林省副省长李晋修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吉林省将在2020年实现冰雪旅游人数1亿人次,冰雪旅游总收入2300亿元。

布力滑雪度假村

雄踞祖国东北角的黑龙江省以世界级滑雪胜地——亚布力以及“中国雪乡”等国内外知名冰雪旅游景区为核心,将冬泳、冬捕、冬钓、滑冰、滑雪、泡温泉、冰上杂技、冰雪音乐演出完美融入冰雪产业之中,成为融旅游、文化、时尚、体育等多领域为一体的综合性国际“冰雪嘉年华”。

除了旅游、房地产外,冰雪产业对于其他产业的带动作用同样明显。白色经济成为驱动地方经济发展的燃料。

战略推手DISCOVERY

在谈到冰雪产业在国家战略中的作用时,林显鹏对记者说:“我认为冰雪产业对于我国目前实施的一些战略有重大的推动作用,但现在我们还没能真正将它很好利用起来。”

林显鹏教授认为,当下中国的一些地区处在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面临经济转型或者经济协作诸多问题,而其中一些地区恰恰有着丰富的冰雪资源,但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资源并没有利用好,通过开发、转化形成自己新的经济板块。

林显鹏重点提到了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转型和京津冀一体化战略。

“东北的冰雪条件在全国首屈一指,习近平总书记前年在黑龙江、长春调研时曾说过一句话,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林显鹏教授说道。

东北地区的世界级冰雪场地大都分布在长白山山脉之中,这一地区由北到南密布着中国大量的工业重镇。这些工业重镇都需要在经济结构改变上有重大突破,冰雪产业具有成为撬动这些城市经济转型的支点的潜力。

而同处北方地区,京津冀的冰雪产业发展还有很大上升空间。“京津冀在冰雪的开发上也同样略有不足,太行山一线上除了崇礼开发较好之外,其他地方与冰雪相关的产业链还是很少,所以冰雪产业对未来国家战略会有很大的作用。”林显鹏教授说。

投资热点DISCOVERY

冰雪产业投资属于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项目,但在天时、地利、人和完全具备的情况下,嗅觉灵敏的资本依然不畏严寒,热情投入进来。冰雪产业的消费属性也吻合中国新经济常态下发展服务业的要求。

林显鹏教授:“我国在十二五期间大力倡导国民经济的转型,通过投资、制造、消费推动产业升级,那么消费性服务业就成为我们需要大力发展的一个方向,而冰雪产业恰好是优秀的消费性服务业。”

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大多数雪场和冰场都是企业投资修建的,虽说因为肩负着培养冰雪运动员的重任,冰场在东北地区也有政府投资建造的,但山海关以内的冰场基本都是企业投资建造的。“现在的冰场大多数都建在大的商贸中心里面,比如北京的五彩城、北城购物中心等等,不过这些冰场的规模相对较小,另外就是房地产项目,例如万达的旅游综合体”。

一般来说,有规模的滑雪场基本上都在北方,这是由北方的地理气候条件决定的。但是冰场可以不受地理气候条件的限制,南北方都可以修建。而相比雪上运动的旺盛热情,冰场的发展有些趋冷。

林显鹏认为,大家要重视冰场未来的发展,因为冰场可以打破地理、气候的限制,在南方地区一样能够广泛开展。“现在在南方的发展速度已经比较快了,从投资方面来看的话,企业还是比较热衷于做这种投资”。

需要政策支持DISCOVERY

林显鹏认为国家需要给予冰雪产业一定的帮助,至少应该在财政、税收、土地、能源四个方面推出一些优惠政策,这样才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

“目前,国家在雪场税收方面没有优惠政策,财政方面也没有通过政府基金给予帮助。”林显鹏表示,能源政策对于冰雪产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

因为无论是冰场还是雪场都需要使用大量的水,中国目前分地区分行业实施用水定额制,北京制定的特殊行业标准价格为160元/吨水,滑雪场就属于特殊行业标准。林显鹏认为这个价格太高了。

土地政策在林显鹏看来则是冰雪产业吸引投资最大的一个障碍。

“大量的山地都属于林业用地,企业如果要在林业用地上建滑雪场和缆车会受到很多限制,即便想办法将滑雪场建成了,由于土地的使用性质是林业用地,就会造成雪场上的固定资产不被政府认可,如果去银行抵押投资、贷款,银行也是不予承认的,所以投资在山上会有很大的风险。”

林显鹏表示,目前国家在政策层面还需要有一定的突破,光喊口号而没有实际落地的政策不行,对于吸引企业投资极其不利。

对于资本而言,看到的不仅仅只是雪场本身的微薄利益,其背后庞大的产业链才是真正的金山。但滑雪属于微利行业,在这种背景下就需要政府给予一定帮助,让其生存下来。

“咱们现在不缺投资,热情很高,但就是没有办法投放进来,所以我觉得在这些方面应该引起国家有关部门重视。”林显鹏教授说道。

四季经营才是出路DISCOVERY

目前冰雪产业存在一季经营问题,很多雪场无法稳定获得良好的盈利,无法持续经营下去。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长远发展必须实现四季经营,中国很多滑雪场都是一季经营,但现在一季经营的雪场除了具有巨大消费群体的北京地区外,其他地区都不是太好。

林显鹏说:“四季无缝衔接是国际经验,像欧洲的因斯布鲁克、达沃斯等都是冬季滑雪,夏季进行户外活动,我认为应该打造一个四季的、户外的、度假休闲的完整产业体系。”

林显鹏列举了夏季高尔夫、温泉、山地车或者越野、徒步等运动。他认为这些项目的量值较大,只是还没有被很好的挖掘、开发。

当然国内也有一些经营得不错的滑雪场,林显鹏对记者说:“有些地方做的还是不错,比如沈阳的怪坡滑雪场,夏天时就成了大型水上乐园;北大湖夏天开展绕山步道,人数非常多;再比如云顶的山地自行车,太舞夏季开展露营、山地越野、野外徒步等项目,都很火。”

本文由www.516.net发布于体育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冬奥会,中国进入冬奥时间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