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Antonio马刺(San Antonio Spurs)的结局你难忘了什

2019-09-23 作者:篮球资讯   |   浏览(127)

图片 1

现在尝试回想马刺2018-19赛季的出局,是不是就像回忆一年前的旧事?有太多的细节,你根本想不起来。让我来猜猜你可能还记得什么。关于德马尔·德罗赞,我猜你记得,首轮抢七最后有一个关键球,德罗赞被封盖了。没错,那是马刺对掘金G7剩大约29秒的时候,马刺落后4分,德罗赞运球到前场,想趁掘金还没完全落好阵地防守赶紧打一个。他转身甩开托雷·克雷格,又绕开贾马尔穆,禁区内跳起上篮。但克雷格并没有真正被甩开,德罗赞球刚离手,就被他大帽扇落,掘金至此实际已锁定胜局。而关于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我猜你记得随后发生的事。掘金把球带到前场,时间已剩不足20秒,落后4分的马刺需要犯规停表。球在中圈尼科拉·约基奇手里,阿德面向他,离他三米远,没有要犯规的意思。马刺主教练格雷格·波波维奇在场边急了,两脚都踩到了场内,大声指示阿德上去犯规,可球馆太吵,阿德完全没听见。掘金继续进攻,时间跑完,马刺赛季结束。

在取得2-1的大比分领先之后,马刺被视作本赛季季后赛以下克上的最热门球队,但是在两队的第四战中,掘金却并没有让马刺得逞,他们在攻防两端打出了出色的表现,并且压制住了马刺外线的进攻,尤其是在马刺领先时,掘金众将并没有惊慌,反而在半场结束之前就将比分扳平,在下半场更是一路狂飙,用进攻打垮了马刺,这样的结果显然让马刺无法接受,波波维奇很早便尽遣替补,提前放弃了比赛。

图片 2

图片 3

我从营销相关的课程中学到过一个“峰终定律”(Peak-End Rule),大意是:人对某个体验的记忆,是由两个因素决定的,一个是体验的高峰(无论是正向的高峰还是负向的高峰),一个是结束时的感觉。除去峰值与终值,整个体验过程中的好坏,无论时间长短,都对记忆没什么大影响。这意味着,马刺整个赛季虽然长达半年多之久,但最后半分来钟发生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的记忆,决定了你对它的评判。这么说吧,如果上述我的猜测没有出错,那么你看完马刺的2018-19赛季,一个重要结论是: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真的不行。体验终值太差了,所以我们真的很容易忘记,在最后那半分来钟的事情发生之前,是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两个人为马刺保留了垂死挣扎的机会。马刺输掉系列赛G5天王山之后,G6是双德一个拿26分一个拿25分打回来的,否则连抢七都不会有。G7上半时所有人都攻得一塌胡涂,第四节又是德罗赞取下9分、阿德把约基奇防到9中1,马刺才有机会追到最后一分钟只差2分的。就算“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真的不行”是事实,“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的贡献被低估了”也是事实。

对于本场比赛,马刺在场面应对上做的并不好,而本场比赛的失利,也让马刺的心态有些崩塌。在首节曾经创造12分的领先之后,马刺的球员突然变得像不会打球一般,而在第四节关键时刻,德罗赞在上篮过程中被吹进攻犯规,随后他将球扔向裁判,直接被罚出场,在这之后,马刺的进攻便没有了主心骨,就此失去了竞争力。波波维奇更是在场边的采访中形容自己的球队太软,没有防守上的韧度。

图片 4

图片 5

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不行”,是由两人共同逆时代潮流而行的打法决定的。篮球场上,看起来离篮筐越近得分越容易,实则离篮筐越近,面对的防守压力也越大。在当今时代渐渐成为共识的“魔球理论”说:篮下和三分线外是效率相对较高的出手区域;远离篮筐的两分球,特别是禁区之外的长两分,是效率最低的投篮选择。众所周知,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都是出色的中投手,都在中距离讨生活。2018-19赛季,阿德45%以上的投篮来自10英尺到三分线这个距离,德罗赞更有超过51%的投篮来自这个距离——参考:詹姆斯·哈登只有6%来自这个距离,“字母哥”扬尼斯·安特托昆博只有11%,斯蒂芬·库里只有不到16%,连中投同样出色、过去也很依赖中投的卡哇伊·莱纳德都只有不到34%。马刺以双德为核心,进攻就建立在大量中距离投篮的基础之上。对方面对马刺,自然会优先考虑如何不让双德造成毁灭性的伤害,也就自然会在禁区附近布防。而对防守一方而言,只用收缩防到禁区,比全线支出去防到三分线简单多了。2018-19赛季常规赛,马刺是全NBA三分球出手次数最少的球队,场均只有25.3次——参考:休斯敦火箭场均45.4次,密尔沃基雄鹿38.2次,金州勇士34.4次,多伦多猛龙33.8次。尽管马刺同时也是全NBA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的队伍,但准度不足以弥补产量。三分球不够多,三分线外威力不够大,对手更不必那么重视马刺的三分球。特别到了季后赛要命的时刻,对手总是针对性地给马刺一些外围的空间。结果从马刺对掘金的系列赛看得到,一旦中远距离失准,马刺承受的防守压力就会越来越大,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要雪中送炭也只会越来越难。双德“不行”的印象,就是这么来的。

波波维奇如此评论自己的球队,显然是为球员们的表现感到着急,不过对于季后赛经验丰富的马刺来讲,波波维奇并不需要太担心,只要他们摆正心态,还是有很大的胜算的。想要赢得系列赛,马刺首先做好的便是防守。虽然马刺的防守是联盟的顶级水平,但是在与掘金的第四场较量中,马刺并没有限制住掘金的三分球,尤其是在马刺追分阶段,每一次将比分迫近,掘金都用三分球再次拉开比分,在这一点马刺需要做出改变。

图片 6

图片 7

你很容易发现,在马刺各个位置、各个环节的解决方案里,都大大地写着同一项内容:三分球。波波维奇让所有人知道他不喜欢三分球,可他是个教练,并且是现役最优秀最伟大的篮球教练,他当然清楚自己的队伍在这个时代应当做出调整,应当投出也投进更多的三分球,这跟他个人喜不喜欢没有关系。2018-19赛季常规赛,马刺全队一共投出了2071个三分球,其中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加起来只有87个,只占全队4.2%。到季后赛,首轮对掘金七场大战,马刺一共投了139个三分,德罗赞+阿尔德里奇只有12个,只占全队8.6%。德罗赞作为一名2-3号位球员,自进入2019年以来,还没在比赛里投进过哪怕一记三分球,这在当今时代不可想象。如果马刺要跟上全联盟,接受三分出手比长两分更有效率这个事实,那就需要他们最好的进攻球员更愿意拉到三分线外来投篮。如果你最好的两名球员,最重要的两个得分手,整个赛季都不怎么投三分,这个问题不可能得到解决。就这么简单。

其次便是利用好双德的中投。虽然如今三分球是各支球队的主要得分手段,但是就像波波维奇之前所说的那样,中距离投篮才是真正决定比赛走向的一环。无论阿德还是德罗赞,这两人都是联盟最出色的中距离投篮选手,尤其是两人在挡拆之后的投篮,更是马刺进攻端的杀手锏。不过掘金在第四场加强了身体对抗,这让双德在进攻端有些不适,因此命中率受到了影响。在后面的比赛中,波波维奇还应该为双德的中投做好更多的掩护。

图片 8

图片 9

两年前的夏天,波波维奇给阿德派过一个暑假作业,就是把三分球练出来。但不管是阿德还是提出要求的老爷子自己,其实都没有特别坚定地去推动这件事情完成。于是过往的两年,阿德确实能投一些三分,却并不比之前更多,2018-19赛季相比此前甚至还明显倒退。阿德的打法依然是传统的打法,其三分球依然属于“捡漏”,对比赛影响不大。今年1月份,他在对雷霆的比赛里攻下56分,整场没投过一个三分球,创下NBA所有球员十九年来在没有命中三分情况下的单场得分最高纪录。2018-19赛季常规赛,阿德一共只投进10记三分,依然场均能拿21.3分,投篮命中率达到51.9%——他仍是一个高产的中距离得分手。真的不能把射程再拉远一点吗?真的没法适当改变比赛方式吗?放眼全联盟,像阿德这个身高、这个位置的很多人,都能用相对稳定的三分投射帮助球队拉开空间了。找两个典型:如今在底特律活塞效力的布雷克·格里芬,还有在密尔沃基雄鹿效力的布鲁克·洛佩斯。他俩跟阿德一样,进联盟的时候都是离篮筐比较近、在禁区范围活动的球员,如今年过三十,他俩相比阿德都有了很大差别。来看,从2010-11赛季到2015-16赛季,上述三人的三分球数据分别是——阿德:184投48中,命中率26.1%;格里芬:155投42中,命中率27.1%;大洛:27投3中,命中率11.1%。对比可见,那个时间段阿德还是三人中攻击范围相对较大的那一个。但最近三个赛季,上述三人的三分球数据变成这样——阿德:190投60中,命中率31.6%;格里芬:957投338中,命中率35.3%;大洛:1224投433中,命中率35.4%。随着全联盟各球队越来越多地使用小个阵容拉开空间,越来越多的大个球员调整了打法,他们至少要在三分线外有点威胁。结果,昔日最最传统的大中锋代表大洛,成了上赛季在字母哥身边平均每场要扔6.3个三分球的投手。大洛的三分球并没有准到离谱,可他产量大,对手不敢忽视。今年季后赛,他赢得了大量上场时间和表现机会,攻可以投三分,防可以封篮下,东部决赛G1三分球11中4豪取29分。如果大洛能变成一个三分投手,阿德为什么不能?想象一下,若阿德9月份出现在马刺新赛季训练营时能变成一个能像大洛那样扔三分的人,马刺会不会变成一支完全不一样的球队?“这不是他更喜欢的事情,”波波维奇这样说阿德,“但我想我们会看到他投更多三分球。”

在解决好球队的战术问题,马刺的心态也需要作出调整。在常规赛马刺并没有被人们看好,但是他们却凭借老辣的经验再次闯入了季后赛,而在季后赛中,由于经验上的不足,掘金在场面上一直无法与马刺抗衡,这也让马刺很快便取得了大比分上的领先。这样的成绩显然让马刺球员有些自满,因此在第四场比赛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必胜的决心,同时防守也不够积极,在接下来的天王山之战,马刺必须要拿出以往那种不服输的精神,才能够与掘金一较高下。

图片 10

图片 11

德罗赞三分少得离谱,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为马刺做出的调整和牺牲。去年被交易到圣安东尼奥之前,德罗赞为猛龙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三分线外场均出手3.6次,不算多,倒也还正常。而穿上马刺球衣的头一个赛季,他的三分球出手跳水至场均0.6次,回到他NBA生涯第二季的水平。为何投得少了?因为他大部分时间是持球突破、改变对方防守、为队友创造三分机会的那个人。实情是,德罗赞2018-19赛季的总体表现,超出去年做交易时马刺预期的水平。特别在德琼泰·默里受伤报销的背景下,德罗赞从赛季一开始就是全队最好的进攻创造者、最高产的进攻策划者,这点连波波维奇都没想到。德罗赞常规赛场均助攻6.2次,是全队遥遥领先的第一(第二是德里克·怀特3.9次),还刷新了他个人的职业生涯纪录。德罗赞整季只投进7个三分球,但助攻了196记三分球。他不是三分球的终结点,却是三分球的发起点。这样想来,一旦下赛季默里正常回归,马刺进攻让默里、怀特加上朗尼·沃克承担起主要的持球突破创造机会的职责,让德罗赞更多地扮演进攻终结点,可想而知,德罗赞至少有机会投出更多的三分球。剩下的问题,就看德罗赞到底能投多准了。在此之前他三分球最准的一季,命中率也只有33.8%(2015-16赛季)。

最后一点需要做出的改变,便是马刺的三分球。虽然马刺并不是一直喜欢投射三分球的球队,但是三分球却是他们比赛致胜的关键。在常规赛三分球命中率第一的马刺,在季后赛的比赛中,马刺的场均三分球依然不多,在其他环节并没有大问题的前提下,如果马刺想要出奇制胜,那么三分球的提升将会是他们手中最大的杀招。

图片 12

从7月6日开始,到新一季常规赛打响之前,马刺有机会提前跟德罗赞续约,合同规模可以达到四年1.49亿美元。如果双方协议未达成,德罗赞将有权在明年夏天跳出合同,成为不受限的完全自由球员。续约?在认定德罗赞不行的人看来,别说续约,现在立刻马上就让德罗赞滚蛋都成。那么德罗赞有没有可能被交易呢?他自己当然不会相信这种事,毕竟去年在多伦多,他也从没想过这种事。但NBA的现实是,不只有心怀不满的球员会被交易,过得开心的球员也有这种可能。马刺至少可以听取其他球队为德罗赞开出的条件,这很正常。但德罗赞下个赛季的薪水是2774万美元,马刺交易他,如果换不回一个即战力比他更强的球员——我们清楚,机会不大——可能就连他这个水平的明星球员都不会有,那样做意义何在?用德罗赞换得到其他球队囤积的“明日之子”吗?何况,马刺当前阵中已经有足够多的年轻天赋要培养。现阶段,他们需要即战力,需要有人得分,也需要有人能卖票。当然,如果马刺真对两个第29顺位的年轻人组合充满信心,或许能够接受换来一个能防守又能稳投进三分球的小前锋——比德马雷·卡罗尔更强的那种。博扬·博格达诺维奇去犹他挣四年7300万了,马刺根本没资本开出那样的合同,还有没有其他方案?2018-19赛季结束的时候,像说小白、说阿德的一样,波波维奇说他希望德罗赞练好三分球。老爷子比我们更清楚,要是德罗赞能把三分球练好,马刺根本不需要什么交易补强方案。最已阵。德罗赞本身就是最好的方案。本文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杨毅侃球(yangyitalk)免责声明: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文由www.516.net发布于篮球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圣Antonio马刺(San Antonio Spurs)的结局你难忘了什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